澄渊

闲里偷忙。

Rofix:

当阳光穿过萨莉娜的大气层的时候,有很大一部分转化成了纵波(转化比例跟入射角成反比),黎明时爬上北山,等上半个钟头,就能听见朝阳的一身啼鸣。第一梭阳光穿过大气,化为管风琴般的长吟。我常在暴雨后拉开百叶窗,初晴的阳光会从细缝钻进昏暗的卧室,初如疾风过门缝的尖声呼啸,随着窗帘的舒展,缓和为悠悠笛声。黄昏后行走在这稠密的大气里,周围的景象也模糊起来,这些反射的光一直在我的耳畔,潮湿的就像是远方的蓝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