双木城鸢

林城鸢/林澄渊
原创/多墙头
幸识

Rofix:

飞船抵达加佩时已是清晨。这里比想象中暖和一些,不少雪雕师已经赶早开始工作。这里的雪无法变成冰,只是分子之间会不断的缩紧,在不受打扰的情况下,需要十年的时间就会成为一块暗蓝色的雪山岩。雪山岩是银河里最为坚硬的材料之一,其结构只有经历过绝对零度淬炼的斜长钛才能生成。但在加佩,这些雪山岩最初都是轻盈的雪花而已。工人会趁其柔软时将其打磨,然后放在冰窖里随其岩化。

Rofix:

我在接近午夜的站台等上了前往图尔图克的列车。图尔图克是当地话里的“昨天”。往前开,穿过日更线,我就又回到了昨天。车上的旅客并不多,他们靠在窗边望天上看,穿越日更线的瞬间,天空上的星云突然被打散,如漂亮的咖啡泡沫搅拌在夜空。昨天到了,下车后又是熟悉的小镇,冰冷的空气,和睡不着的路灯。汽笛声在时间里越飘越远,我想我今晚还会来到这里,图尔图克的站台。

Rofix:

我听到起风和孩子的奔跑声。过了一会儿,只剩下了稀稀疏疏的落雨声和远方的犬吠。我所在的地方已经是傍晚,昏暗的天空看不到尽头,空气也愈发寒冷起来。但我依旧坐在地上仔细听着。在亭西桠,声音就像是被引力透镜改变方向的光,在整个地表上剧烈的偏移了。我沉浸在这声音里,无法明说这是哪里,但我的眼角却已经湿润。它听起来太像我的故乡,那沙沙的落叶和悠扬的火车汽笛。

其实你只需要三年

Rofix:

很多人认为实现理想最有挑战性的时机就像是电影里的高潮戏,到了职业的后半部分才随着成就的增加而到来。但事实上,一切事业最艰难的永远是最开始的一段时间,也就是原始积累。我把实现梦想比作发射火箭抵达月球,最艰难的是还在地球大气层内的那几分钟,主推进器和助推器共同使劲来突破地球重力和空气阻力。但一旦抵达太空,接下来的绕月和登月虽然还要花上四天多的时间,但基本上就是方向上的微调,无需太多能量,在真空下伴随着月球的引力抵达终点。


而冲破大气层就是我们的二十多岁的挑战,也是实现我们梦想最艰难的时间段。油管上知名主播Casey Neistat在抵达一千万粉丝的时候对观众说,“抵达一千万粉丝不比抵达一百万粉丝难,我只是重复做之前做的东西而已,抵达一百万也不比十万难,也不比一万粉丝难。事实上,抵达一万粉丝是最难的。” 事实上就是如此,一万粉丝就是所谓的大气层,你需要实验,试错,重复和坚持才能站稳脚跟,而一旦抵达了一万粉丝,之后的成就只是时间问题。


所以我一直不喜欢10000个小时定律,因为它说的是实现“终极梦想”,例如拿到奥运会金牌,拿到奥斯卡“,就像是抵达月球一样,要花近十年的时间持续的可以练习才能到达,时间之长太过于吓人了。但事实上,我们只需要三年的专注的刻意练习,就可以完成突破性成就,从而抵达通往梦想的顺畅轨道上。


什么是突破性成就?比如:


考上理想大学:清华,北大,哈佛,耶鲁


进入理想公司:腾讯,阿里,苹果,暴雪


进入理想专业领域:去迪士尼做动画,去好莱坞拍电影,名字出现在全球的电影末尾


强大的个人项目:一万粉丝的博客,十万用户的app,到处拿奖的毕设,999+的单曲


以上这些成就在学生看来都是天大的事,但在职业角度来看,都只是起点。它们都只是通往终极梦想的中转站。但一旦完成这个突破性成就,后面的路都可以很顺其自然的走下去。


好消息是,如果有三年极致专注的准备,这种成就是可以实现的,但坏消息是,必须专注,也不会比三年更短。不论你是打算出国还是高考,你都要在高一前要想清楚,然后奋不顾身的完成它。毕设、出专辑、经营个人品牌、积累应聘作品集、创业……都是一样。你们可能看到了我八万的粉丝量,一年前还是两万。但我抵达一万粉丝,整整用了三年的时间。


你不需要特别有耐心,但你这辈子至少要有三年耐心的时间。所谓的走弯路,不过是很多方向上都走了一两年。只要你还没突破大气层,稍微松懈,重力总会带你回到地面。

Rofix:

当阳光穿过萨莉娜的大气层的时候,有很大一部分转化成了纵波(转化比例跟入射角成反比),黎明时爬上北山,等上半个钟头,就能听见朝阳的一身啼鸣。第一梭阳光穿过大气,化为管风琴般的长吟。我常在暴雨后拉开百叶窗,初晴的阳光会从细缝钻进昏暗的卧室,初如疾风过门缝的尖声呼啸,随着窗帘的舒展,缓和为悠悠笛声。黄昏后行走在这稠密的大气里,周围的景象也模糊起来,这些反射的光一直在我的耳畔,潮湿的就像是远方的蓝调。